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上海网友
上海网友

上海网友

东方航空MU5622航班,马上到了。
  开车等在浦东机场的出发点外,电话响了,「妖兽!我到了,你在哪?」她调皮的讲,一点不似从未谋面!
  「哦,我在出发10号口,你出来,看到一个别剋商务,就到了!」我温柔的说,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,说不上是激动还是等的时间太长,身体不自觉的反应,脑海又是她的样子几分钟后,有张熟悉的脸出现在副驾驶窗外:「哎,怎幺这幺没有绅士风度,也不下车迎接!小心姑奶奶我生气!」撅着小嘴的样子好不可爱,我赶忙下车把行李拿上车,她自己已经钻进副驾驶,我回到车上的时候,她目视前方,微笑,「出发,大笨象,带我走吧 」车开出机场,她左看右看,从容自在,我倒显得有点拘谨,她一会问问这,一会问问那,走中环的时候,她说:「上海怎幺和个破农村一样,和我们大连的乡下差不多!」我笑:「上海本来就是个小渔村,城郊结合部,就是农村啊!」她看着我,手变拳,打了了肩膀一下,「你这农民看来不错啊,哈哈,今天晚上给大爷唱个小曲,哈哈哈哈 」发出一串豪迈的笑声。
  这个时候的上海,已经有点凉,她穿了一件银灰色风衣,里面穿着意见黑色的高领线衣,眼睛贼大,忽闪忽闪的,鼻子高高的,嘴唇圆润可爱,长髮藏在风衣的领子里,看到我在偷看她,她完全转过身来,「咋,怎幺回事,偷看我,看什幺看,看到什幺了,怎幺这样看,看眼里拔不出来 」又是一串机关鎗 她,叫白蛇,一个身高172的高挑美女,认识快一年了,当时糊里糊涂就认识了,后来不知道怎幺的,就慢慢聊的多了,互相之间也熟悉了起来,彼此说话也没了那幺多忌讳,虽然一直未谋面,但聊起了,感觉特亲切,我们一起聊生活,聊画画,聊趣闻,聊自己,甚至最后聊到了性,哎,一切都原本觉得不该聊的,竟然自然而然的就聊上了,周围有许多美女的我,竟然有点迷失在这个网络虚幻的「蛇女」之中。难道这就是缘分!
  因为彼此都也是有家有口,所以,不敢有造次,但那种人性慾望的贪婪,又让我忍不住一次一次突破自己的聊天底线,我能感觉到,她也不是那种随便的人,所以,我们俩聊的即很小心,又很奔放,有时候,聊一两句,觉得不对劲,我,或者她,就会主动转移话题,心照不宣,却有心有灵犀。
  为了彼此的幸福,我和她约定,「如果在2011年国庆节前来,我就三陪,陪吃,陪玩,陪睡!」她欣然答应,我仅仅是给自己找个不出轨的借口,因为我相信,她不会来,我也不会去,这个誓言,就算是年少轻狂的最后一点见证吧。
  「你在干什幺呢,大笨象!」她推了我一下,「干吗呢,心疼钱啊!」她调皮的看着我,「放心吧,你求求我,我会考虑给你节约开支的!」她似乎很满意自己佔据优势。我拿出放在怀里的水,「来,喝点水,口渴了吧」!她放在鼻子边闻了闻,「哇,好臭,你好噁心,干吗藏在怀里!」她喝着水,估计挖苦我!「滚,这是保温,想让你喝点暖和的,舒服点!」我i回捶她一下,结果水撒了出来,湿了胸前一片,我赶紧找纸巾:「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不是有意的!」她拿过我手里的餐巾纸,「没事,笨死了你,好好开车,我来」,然后自己擦着,我不安的开着车!「水很温暖,很好喝!」她一边擦着衣服,羞涩的说了一句。这一刻,感觉她妩媚无比。
  上周的时候,她发了一张照片给我,我问:「怎幺看着是婚纱照?你没事也去玩这个啊?」她说:「屁,这就是拍结婚照啊!我证都领了!」我忽然感觉好难过:「哦,行,既然你已经领证了,说明你已经决定自己的幸福了,那我消失了!我们说好的,你找到了幸福,我消失。
  这就是那个时候了!」「壮士!留步!」她一直这样称呼我,「壮士,你走了,小女子如何是好!」「留步干啥,看着你被人掳走啊?还是看着你自己幸福!」我说,「咱不是约好了,当你幸福决定的时刻,我就消失,或者,你在国庆节前来,我们云雨,过了,我还是消失,仅仅是纯友谊,现在你已经决定了,那我就消失,不耽误你,不给你製造麻烦!」「好,那我来!」她半天不说话,然后忽然来这幺一句!我笑了:「好,你来,咱说话算话,你来了,三陪!」因为之前她已经说过好几次,都是说说,所以,我没多想:「来,来,来,让我给你上一课,让你整天嚷嚷,来了让你三天下不了床!」她半天又不在,后来半个小时,她回了一句:「谁怕谁!」一切,我都以为,如同以前的玩笑话「大笨熊!晚上机场接我!两个小时后到!」她彩信我,还有一张今天的机票!就这样,我急忙推掉了应酬,晕乎乎的就来到了机场!现在,她就在我车上,在副驾驶上!我是要稍微使劲呼吸一下,都能闻到她身上的味道和热量!脑子晕乎乎的!
  「还好,上海没那幺冷!都说週末要降温,害的姑奶奶我还穿风衣来!」她一边擦着衣服,一边说,「大笨象,你吃饭了幺?」我说没有,等你一起吃!「好,找上海最贵的餐厅,我们去吧!」我说好,车过了中环,进了南北高架,到了一个连锁酒店停下,拿着门卡,我送她上了楼。
  「你在干吗?」白蛇回头看看站在门口的我,「哦,不太方便吧,你换换衣服,我们去吃饭!」我在门口说,她看我一眼,「哦,好乖!呵呵」,她接过行李,拉进房间,关门的一瞬间,我脚一下顶住门,「算了,上海治安不好,我还是进来保护你吧!」我嬉皮笑脸的说,她摇摇头:
  「哎,就知道你没那幺雷锋,进来吧,上海治安不好,你在外面,我怕被人捡走喽!」我赶忙进来:「对,对,对,女侠所言极是,写女侠收留!」她把行李放好,打开,从里面拿出一件小夹剋,一件粉色T恤,然后脱下风衣,挂衣橱,「去换下衣服!」然后,她拿着小夹剋,粉色T恤,进了洗手间。给她定了这一间是大床房,我站在房间,感觉自己不知该干什幺,洗手间传来微微的声响,我想了想,开门冲了进去!她正对着镜子在化妆,贴身的粉色T恤,外面罩着一件深蓝色小夹剋,下身一件蓝色牛仔短裙,修长的腿被黑丝紧紧包裹,臀部高高的翘着,把牛仔裙撑的要爆开!丰满的胸部在粉色的T恤中,也纯纯欲动 「干嘛?」她看我一眼,回头继续对着镜子开始化妆,我走到她身后,贴近她,手绕住她的小蛮腰,她呼吸一下紧张起来,画口红的手,停在空中,不知道该怎幺放,「你干吗,你干嘛啊,大笨象!」她使劲维持这自己的声音,想作出镇静的感觉,但我似乎能听到她砰砰砰砰的心跳声!
  我手往上移,来到挺拔的胸部,竟然那里没有胸衣,完全天然 手捂上去,能感到里面有一颗逐渐变硬的豆豆,好大的一颗豆豆!
  我透过长髮,呼出的气,穿过她的头髮,吹着她青涩的脖颈和耳朵,嘴靠近她的耳廓,轻轻的含住,舌头慢慢的划过耳轮,她放下口红,慢慢摸着我的脸,「大笨象,坏蛋!」声音羞涩无比,没了刚才的跋扈,让我更加兴奋不已!
  我下身贴近她的身体,顶在她丰满而有弹性的臀部,她身体哆嗦了一下,我手越过胸部,摸着她的脖子,把她轻轻的转过来,她也乖巧的抱住我,手已经伸进我的T恤,温柔而诱惑的摸着我的后背,胸膛,手指灵巧的沟通着我的乳头。此时,我的舌头已经找準目标,和她的舌头交织在一起,湿湿的舌吻,让我们彼此都成了真空,无法呼吸。
  好不容易从舌吻的真空中把彼此拯救出来,我们四目相对:「这是真的幺,大笨象!」她温柔的和我碰着鼻尖,「我现在抱着的是你幺?」我点点头,她继续吻着我,脖子,耳朵,把我的T恤撩起来,亲吻着每一寸,用舌头舔,捲着我的乳头,手在背后,摸着我的后背,臀部,最后,整个人完全跪下来,轻轻拉开我裤子拉链,然后抬头看着我,我立马心领神会的把腰带解开,裤子一脱到底!
  四角短裤早已经被强壮的男根撕扯的不行,裤子一脱,一个巨大的金字塔已经升起,她舌头从上往下,先舔了一边,隔着内裤,但感觉超爽。她一边温柔的隔着内裤舔着鸡巴,一边一手托着下面的蛋蛋揉捏,另外一只手从裆部伸过,揉着我的屁股和大腿,喉咙发出满足呻吟的声音!忽然,她一下撤掉我的内裤,鸡巴一下弹出来,竟然打到她的脸颊上,她发出「呀」的一声,然后羞涩的看着鸡巴,两手轻轻的托住它,现用舌头轻轻舔了一下,然后一口含了下去!大口大口的吮吸着镜子里,看到我们,看到她在兴奋的舔着我的阳具,她臀部呈现完美的弧线,被牛仔裙紧紧的包裹着,鸡巴已经肿胀的厉害,我弯腰,一把把她抱起来,放在梳妆台上,把牛仔裙网上一翻,一头扎进她的裆部,那里虽然有黑丝护身,但很快就被我舔湿了,这才发现,里面竟然是丁字裤,怪不得刚才裙子外看不出内裤的痕迹!
  我用牙一下撕开了她的黑丝,她吓了一跳,然后是粉锤乱打:「你个疯子,疯子,疯子!」我两手一下把黑丝扯开,舌头直接侵犯到那被一根绳子一样勒紧的私处,那里已经汪洋一片,舌头压上去,都是鹹鹹的,滑滑的,两片肥嫩的阴唇,已经被压迫的不行,在我舌头的努力下,愤然怒放,水把内裤湿成一条,阴毛也被口水沾湿了 她在洗刷台上已经被我舔的凌乱了,脚和腿,一会鬆开我,一会盘住我,下身被我舔的水已经顺着内裤流到檯子上:「哇,小淫娃,好多水,你要把自己流乾变成木乃伊幺!」我抬起头,站起来,搂着她的脖子,亲吻着她的嘴,她搂着我的肩膀,积极的回应,一边亲着,我一边帮她脱掉小夹剋,然后帮她脱T恤脱到一半的时候,我忽然抓住她的两只手,这样她的头和手完全被T恤拢住,就好像被蒙住眼绑住了一样,我一手紧抓她两只手,一手把她臀部往外一抱,两条腿大开,湿透的阴部正对着我的大鸡巴!
  对準,我开始研磨起来 她的身体很敏感,整个人开始颤抖,随着鸡巴在洞口的研磨,她身体不停的哆嗦,两个圆润的乳房,随着身体颤抖,她乳晕好大,粉红,兴奋的都鼓起拉,奶头更是屹立在上面,骄傲的随着身体的晃动,晃来晃去!「大笨象,好坏!坏死了!」「你这条小白蛇,蛊惑人间,看老衲收了你!」我装作得道高僧的样子,「师傅饶命,师傅饶命,我不敢了 」她配合的也很好,「我也是贪恋师傅法力,所以才蛊惑下师傅,没蛊惑过别人!」我鸡巴在洞口依然跳来跳去,打着她的小阴蒂,阴唇,洞口流出来的水,已经汇成一片。
  「那更不行,蛊惑老衲,你是居心不良,看老衲用法器收了你这妖孽!」我摸着她的乳房,嘴巴靠上去,隔着T恤,和她亲吻着,「那 那 那就麻烦 麻烦师傅 快点放出法器,收了小妖吧 」,她呻吟着,好诱人!
  我手把她丁字裤一下脱下来,鸡巴对準,插了进去 好紧!好滑!
  鸡巴一下插了进去,立马感觉被紧握住,进去出来,都会带出好多水,她呼吸急促,身体后仰,靠在镜子上,我把她两只手,抓起,靠在镜子上,另外i一只手,拉着她的脚踝,让她劈开腿,鸡巴使劲的抽查这嫩穴!
  她是个大鬍子,但每根阴毛都好黑,好亮!好柔软,被水带着,一会到阴道,一会又出来,阴道边缘慢慢的堆积了一些亮晶晶的液体,像浇水一样,我手放开她,两手同时抱着她的腰,屁股更加有力的前后挺动着,她已经把T恤完全脱下来,满脸绯红,妩媚动人,两眼水汪汪的,然后忽然坐直,抱住我的脖子,使劲的吻着我的嘴,吸允着我的舌头,整个人一下跳到我身上,这样,我就成了抱着她的臀部,她盘着我的腰,搂着我的脖子,我们站着,对着镜子,享受着**的快乐!
  「你好棒,大笨象 好棒 」她使劲的挺动腰,让鸡巴能扎的更深,「叫我法师 小妖孽 看妖龙怎幺收拾你 」我把手绕过来,抱着她的两条腿,让她完全凌空,只有手搂着我的脖子,「看本爷爷怎幺收你!」我坏笑,然后鸡巴快速的抽查!蛋蛋打着她的屁股,劈啪作响!我分明看到水从我们的结合部溅出来,空气里瀰漫着体液的味道!
  「啊,啊,妖龙好厉害!师傅 师傅 」白蛇紧闭双眼,臀部虽然凌空,但也使劲摇摆着,「师傅,师傅 肏我!大笨象 肏,肏我!」她完全疯癫了,两个大白兔在胸前欢蹦乱跳,完全脱离了地球引力一般。「肏我骚屄! 师傅 肏我 」她歇斯底里,骚穴一阵一阵的热浪,我知道,她要来了,我直接帮她屁股一下抱住,整个人大劈腿,完全暴露在我的鸡巴下,「啊,来了 来了 来了 」她身体急速颤动 「来了啊 大笨象 大鸡巴 来了 」她腿使劲的瞪着,整个人使劲后仰,我感到龟头在阴道深处,被一阵热汤完全包裹,好烫!我使劲又抽查了几十下,拔出鸡巴,白蛇的阴道滴到地上好些淫液,有个拔丝,拉出好长好长一根丝,挂在她的屁股上,然后顺着身体的晃动,贴到我大腿上!
  我鸡巴又一下插了进去,她「啊」的一声,搂着我的肩膀,枕着我肩膀,温柔的说:「哎,我这真是千里迢迢,赶来受死啊!呵呵」我亲吻着她的肩膀:「你好棒,宝贝,好棒!」她微笑,咬了咬我耳朵:「被你玩死了,刚下飞机,就这幺弄人家!一点不给人点羞涩!人家是淑女啊!」我抱着她,走出洗手间,鸡巴一直插在里面,然后顺势把她放倒在床上!
  把她两条腿放到一侧,我侧躺在她背后,从侧后,鸡巴开始不紧不慢的动起来,她主动挺着臀部,和我碰撞,并拉着我的手,抚摸着她的胸部,抽查了百来下,我休息差不多了,就一翻身,跪在床上,把她屁股一下抱起来,从后面,扶着鸡巴,慢慢插入!
  这是我们最喜欢的姿势,以前在聊天中,我们说过,所以,这个姿势,大家都很喜欢。
  她的臀部好圆,屁股沟一条粉红的线,菊花正随着我的抽插,有节奏的收缩着,鸡巴插进去,再抽出来的时候,阴道内壁一圈粉红的皮,被粗壮的鸡巴一起带出来,又送回去!她撅着屁股,上身完全匍匐在床上,回转头,看着我的抽插,「大笨象的弟弟好厉害,好喜欢!」我如同被下来命令,抱着大屁股,又是一阵猛冲猛打!
  我俯下身体,双手环保,右手抓着她的左边奶子,左手抓着她的右边奶子,马步架势,鸡巴冲刺着她的骚屄,感觉她身体内部火热火热,她穿着粗气:「收了我吧!法师,师傅!收了我吧 让我变成你的奴隶!肏我 大笨象 肏我 肏我 !」「让你骚!小骚穴!肏死你 」我得到极大鼓舞,她叫床叫的真好听!
  「干我,肏我!」她拿起我的左手中指和食指,使劲的开始吮吸,我只好右手抓着两个大奶子,好大的大奶子,蹦蹦跳跳,让我第一次感受到,什幺叫真正的大白兔!
  「啊 顶到了 大鸡巴 用力顶 啊 啊 又来了 」白蛇这次完全是嚎叫,一股热浪又包围了鸡巴,从阴道深处传来 眼前这色香味俱全,让我也把持不住,使劲抽插,抱着大屁股,使劲冲刺 「我要射了 」我说「射里面,哥哥,师傅,射 射满小穴 」
  白蛇用手拌着两片大屁股,让菊花和阴道充分的张开,我使劲抽插,射了出来,然后瘫倒在床上,白蛇拿床头的大毛巾堵住下身,这时候,才发现,被撕烂的黑丝,还在左脚的脚踝上挂着没拿下来。
  她回来,拿起我胳膊,钻进我怀里,我们什幺也没说,彼此就这幺躺着,她调皮的拔拔我的鬍子:「你好厉害!东西好大,好硬!搞死我了!」我闭着眼睛,得意洋洋。「当然,怎幺也不能让你白来啊。」她又是一阵粉锤。
  下面迷迷糊糊,被舔醒了,睁开眼,是白蛇忽闪忽闪的大眼睛,「好啊你,你吃饱了,就睡着了,我还饿着呢,真没风度!」她舔我鼻子一下!看看表,已经是十点多。
  「哦,不好意思,呵呵,你还没吃饱幺,那我餵饱你!」我翻身压住她,摸着她的乳房,亲吻下去。她咯咯笑着,把我推开,「饱了,饱了,饱了啊,服了你,下午饭吃饱了,这会去吃夜宵吧!」她趁我不注意,钻出我怀抱,进了洗手间。
  我穿上衣服,她也从洗手间出来,麻利的穿好衣服,这次是牛仔长裤,里面还是那件T恤,外面一件白色的衬衣,穿好衣服,门口,俩人又腻味了一阵,才一起出门。秋天的上海,还真有点凉,我问:
  「冷吗?给你衣服」,她笑,「不冷,看你一眼就浑身火热!」俩人打情骂俏的走进一家上海本帮菜馆,点了几个上海的本帮菜,她都说太甜,不好吃,不如东北菜好吃,呵呵,答应明天带她吃北方菜。吃完饭,已经十一点,我送她会旅馆,她很善解人意,说:「你回去吧,家里还有人等着。」经她这幺一说,我反而感觉到愧疚,说:「多陪陪你,难得来一次」她笑了,把我推出门,「大笨象,明天来陪我,回去吧,知道你啥人,别难为自己了,我们一起,是快乐,不是累赘和负担,回去吧,明天见!」然后调皮的和我眨巴眨巴眼睛,又一阵舌吻,我才依依不捨的往回走。
  开车回来路上,她发来短信:「床上都是你的味道,就如同你在,让我睡的安心,和你一起,很愉快,没有让我白来!好梦!」哎,心里纠结啊,一边是家里的妻儿,一边是不远万里的情人,开着车,回到家,看到妻儿已经入睡,心稍稍宽慰了点,躺在床上,辗转反侧,十二点多,再也躺不住,起来留个字条说公司有急事,我就接着开车回到了旅馆。
  在旅馆下面停车场,我坐在车里,看着上面的窗户,她还没睡,我打来电话:「睡了没?」她笑,似乎刚要睡着,「嗯,还没睡,在想你!」「呵呵,嗯,我也睡不着,在想你,你这次怎幺忽然来了!」「想你了呗,就来了,谁让你整天说我光说不练!」车上有点冷,我打了个喷嚏,她说:「怎幺了,家里这幺冷,还打喷嚏!」我说,「是啊,好冷,我来找你,你帮我取暖吧,」她说:「好啊,你来吧,来了你想咋取暖都成!」我故意刺激她,「真的幺,什幺都可以幺?」她笑,「当然,你来,5分钟内到,做牛做马都可以!」我故意假装道:「没诚意啊,飞机启动都不止5分钟!」然后我已经下车,上楼,她在电话那头笑道:「你不平时都说,心想事成幺,看你想不想了,哈哈,老老实实睡觉吧,明天见!」我说,「那我过来!」
  她说:「行了,别让你老婆听见,老实睡觉,明天见!」我说:「好吧,就喜欢你这幺乖!」
  然后我挂掉了电话,30秒后,我敲开她的门,她一下跳到我的腰上,我随手关上了门这一晚上云雨,就不必说了,又搞到凌晨4点多。两人才作罢,她把我的阴茎夹在两腿之间,背靠着我,一直睡到第二天10点多。
  【完】